1073967_18926_MYMAGIC(44).jpg

文/聞天祥 轉錄自聯合晚報

邱金海的「魔法阿爸」和陳子謙的「八八一」是我最喜歡的兩部新加坡電影,他們用不同的形式與手法解構了我對新加坡及新加坡電影的刻板印象。

「八八一」講一對在野台走唱的「木瓜姊妹」大悲大喜的故事,片名「八八一」正是他們團名(Papaya)的諧音。從歌曲到表演、從造型到情節,都充滿理直氣壯的俗豔魅力;但是對歌台文化、姊妹情深的刻畫,卻是情真意切。

「魔法阿爸」則從寫實入手,描寫一對印度裔父子的故事,表面上很簡單,懂事的孩子和一個自暴自棄的父親相依為命,好不容易當父親願意為兒子振作起來,重拾魔術表演的技藝,卻又在為五斗米折腰的現實壓迫下,接受鋌而走險的挑戰。乍聽之下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好萊塢的「天涯赤子心」(1979年,強沃特、費唐娜薇主演)和香港的「又見阿郎」(1989年,周潤發、張艾嘉、黃坤玄主演),其實風格差異頗大。
那是因為邱金海花了不少篇幅營造出一個非明星化的生活空間,加上身材肥碩、本身就是魔術師的波斯可佛朗西斯深具說服力的表演,讓形式與內容的合一性,達到我在新加坡電影前所未見的圓融。當他描述這個父親為了賺錢求生存,而去滿足雇主的變態慾望時,魔術表演本身的奇觀性和肉身搏命的現實性,就成了一場殘酷的對比——尤其當他們都以皮肉做為對象工具的時候。然而其目的又不僅為了感官刺激而已,透過小小空間裡不同種族、文化、語言的穿梭交流,經濟位階的明顯對比,即已刻畫出社會底層的某些怵目驚心真貌,完全不是光鮮整潔的城市形象所能掩蓋。

My%20Magic%20(27).jpg

但是在這部讓人看了「很痛」的電影,邱金海卻給了一個饒富情味的超現實結局。在這個收尾裡,我們彷彿回到了過去,看到男主角當年與妻子恩愛相守、充滿默契的表演,它補足了開場刻意不說明的家庭缺憾,讓我們在情感上多幾分同情父親宛如自我放棄的來由。另方面你也可以把它當成是早熟的男孩,對來不及參與的父母的過去,所進行的一場想像,重要的是兒子怎麼因此理解也原諒了父親。這記有如豹尾般有力的結局,是電影自身展現出的魔法,我深受感動。

充滿娛樂性的「八八一」在台灣也上不了院線,只在金馬影展和電視曝光過,然後就發了DVD;所以也沒奢望較沈重的「魔法阿爸」在影展演完後還有下文。雖然這回邁上院線有點姍姍來遲(它曾入選2008年坎城影展,也是新加坡至今唯一一次進入坎城的正式競賽,距今兩年半多了),未嘗不是個意外驚喜。

【2011/02/13 聯合晚報】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