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1-03-20 下午8.32.45.png

平靜的鄉間別墅,三兄妹在父母嚴密管教之下,長久以來過著令人匪夷所思的幽閉生活。假如我們從小就被人有意地灌輸對於這個世界「錯誤」的認知,我們長大之後該如何看待這個世界?或者,究竟所謂「正確」的認知是什麼?

許多電影其實都在討論這個命題,我所能想到最有趣的例子就是奈.沙馬蘭備受低估的《陰森林》。盲女即使最終有幸親身接觸到所謂的「真實世界」,卻因為眼盲而無從得知「真相」,那是《陰森林》對於當代美國最悲哀也最嚴厲的批判。我們滿懷理想創造了一個國度,然後我們為了維繫它、捍衛它,我們必須設定各式各樣背離初衷的錯誤規範。何等諷刺的現實童話。


老實說,我完全無法理解尤格.藍西莫的第一部劇情長片《Kinetta》到底是在幹麼,不過我必須承認,他的第二部作品《非普通教慾》絕非意圖賣弄感官刺激的淺薄之作。此片格局之大、訊息符號之豐厚,應該無須一一羅列註記。它有點像是奧地利的《狗日子》那般冷眼觀看這個世界,或者該說它其實根本就是二十一世紀的《索多瑪120天》,片中對於父權的批判,完全可以沿用到所有封閉的、極權的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IMAGE 012 copy copyright Yorgos Lanthimos.jpg

《非普通教慾》與慣見的小鎮成長電影在結構上非常近似,那些看似剝削、凌遲、狗血的奇觀,原來是為大女兒內在的渴望逃離與出走(追求「另一種」人生)做出充滿戲劇張力的鋪陳。我喜歡尤格.藍西莫處理犬齒掉落的「儀式」時所展現出的那種「痛楚」,真的痛到心裡了。因為那般痛,所以存在,所以真實。我也喜歡那個耐人尋味、令人忍不住惦記在心的尾聲。尤格.藍西莫其實是非常悲觀地暗示著銀幕前的觀眾,即便大女兒開始過著所謂「正常」的生活,那又如何?相較於她父親一手掌控的鄉間別墅,社會與國家不啻是另種形式的犬齒之家

然後,我忍不住又開始政治化起來。從小我們受國民黨教育要反共復國,可悲的是時至今日,居上位的馬英九與國民黨諸公(以及天龍國諸民)在主權與政策方向上不斷向中國退讓、妥協,詭異的是他們心中卻又矛盾地認定所謂中華民國依舊是那片可悲的、虛幻的、早已不存在的可笑秋海棠葉,這難道不是在經營「另一種層次」的犬齒之家?那群藍血人對於「去中國化」歇斯底里的恐懼,像不像片中父親極力遏阻三子女接觸外界的荒謬心態?屄=大燈,殭屍=小黃花,中華民國=台灣+中國,經濟成長=石化+核四,相較於當下依舊動輒封鎖網路訊息的極權中共,你說指鹿為馬的馬政權又好到哪裡去?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