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藍祖蔚
原文轉錄自 藍色電影夢

wwl7601.jpg

看懂了這張海報的手勢內涵,你就明白了《當你離開的時候》所指控的重點了。

見到久未見面的女兒與孫子,誰不開心?誰不喜悅?

奧地利女導演菲歐.艾拉達(Feo Aladag)執導的《當妳離開的時候(When We LeaveDie Fremde)》中的那位父親,驚見女兒Umay(由西碧.柯綺莉/Sibel Kekilli飾演)回娘家,自然是開心的,只不過,開心不到半天,晚餐上他就明白了,遠住伊斯坦堡的女婿沒有隨行來到德國,只因為女兒是不告而別,偷偷就離開夫家的。

 

《當妳離開的時候》是一齣教人心痛,又會暗自垂淚的作品。導演艾拉達非常用心地安排父親見到Umay時的第一個手勢,父親不是要與女兒握手,而是讓女兒先用額頭貼緊父親手背,既而親吻手背,那是恭敬服從的禮儀,那是父權先於親情的禮教,女兒和孫子依禮法行敬禮之後,父親的本性才得能伸展,才輪到他來擁抱女兒與親吻孫子。

When We Leave (25).jpg  

 

看懂了這個手勢,你就能清楚明白Umay想要在《當妳離開的時候》中做一個獨立的女性有多艱難了;看懂了這個手勢,你就能明白了為什麼電影的英文片名叫做「When We Leave」而不是「When I Leave」,主詞從原本以為I變成了We,清楚標識出離開的不是追求新生活的Umay,而是拋棄了Umay,不願伸出援手的家人,包括Umay的父母、兄長和弟妹。只可惜,台灣的片名選擇了最傳統的譯法,用「妳」做主詞,少了「我們」的控訴意味了。

 

看過柏林影展金熊獎作品《愛無止盡(Head On)》的影迷,不會忘記西碧.柯綺莉既秀美又可人的型與戲,為了追尋自由與獨立,不惜與流浪漢假結婚,只為了掙脫家庭枷鎖,她的堅決與毅力確實讓人難忘,差別在於《愛無止盡》中的她,多了些「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的任性與自適,《當妳離開的時候》中的Umay,家族的尊嚴重量壓得她完全喘不過氣來,她只想靠自己的力量過自己的人生,卻完全摔脫不了男性顏面的羈絆。她的跌撞與挫折,正是讓人心痛的原由。

When We Leave (9).jpg  

 

女人要做自己,難嗎?答案要看你活在什麼時代?什麼樣的文化氛圍中。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宣稱人人生而平等,但是美國女性卻直到1920年才有投票權,男人主導的威權世界對於性別有著既定的偏見與傲慢,美國女性足足多等了一百四十四年才搶到了一點民主權力,想來可笑,卻是人類歷史不堪回首的一頁。

 

《當妳離開的時候》無意和觀眾討論這麼沈重而又巨大的議題,導演只把焦點鎖定在Umay身上,電影的第一場戲就是她孤單一人到醫院做墮胎手術,到了第三場戲的時候,觀眾就明白了原因,Umay的丈夫粗暴跋扈,用暴力體罰管教兒子,妻子只是他的洩欲工具,Umay用茫然無奈的眼神,承受著身體上男人的粗魯,她帶著兒子離去,立刻就凝聚了觀眾的同情。

 

問鶗不在於Umay到底想做什麼?或者追求什麼?問題在於Umay的所做所為,是否符合了父親兄長的期待?一個逃離夫家的逃妻,不但背離了賢妻傳統,也挑戰了父權體系的男性顏面,理應嫁雞隨雞,一肩擔起家務長擔的女人,怎麼可以為所欲為,拋棄自己的責任?Umay的家人關切的不是她究竟幸福不幸福?她究竟受了多少委屈才逃離婚姻,Umay的家人只關切她的逃家,就此讓門楣貼上了離經叛道的告示,再也不會中斷的流言與岐視眼光,從此讓家族蒙羞。理應相扶持的家人,反而變身成為壓迫最力的迫害者,不但要逐出家門,更要搶走她的孩子(歸還夫家),最後甚至氣憤到要暴力動粗...

 

《當妳離開的時候》是弱女子單挑男性威權的兩性電影,前七分之一的戲份是Umay對抗先生,後七分之六的戲份則成了Umay對抗父親兄長與小弟,但是最大的挫折卻來自母親的冷漠與妹妹的憤怒。

WHEN WE LEAVE_STILL_07_cs.jpg  

 

Umay即使流浪天涯,永遠不會忘記帶著兒子隨行,她其實用同樣的心情期待母親的寬容與承擔,但是母親沒有體諒,沒有慰恤,只冷冷地要接受現實,遵循體制禮教,回到那一個任憑男人暴力威嚇的生活圈裡,母親都沒有抗爭了,女兒又有什麼好吵的呢?Umay自然流露的母性,在面對丈夫突然來搶兒子的那一幕,有如一隻暴走反啄的激怒母雞,讓人動容,但是,她卻無法從母親身上得到同樣的回應,幾回知道母親就在電話那一頭,卻就是不言語的沈默,形成了那一股無形的暴力,代表著女性長者的不認同與不贊同。

 

同樣地,Umay的妹妹也有自己的人生要走,姐姐的特立獨行,讓男友家長開始擔心起她們的家教與血統,偏偏她已偷嚐禁果,珠胎暗結,不低頭,不急嫁都不行了,形勢如此,她也不得不與Umay畫情界線。

 

是的,Umay成了孤鳥,獨自飄零在人海中的孤鳥,眾叛親離的現實成了「When We Leave」最清楚的標記,但也只有到了最後的兄弟選擇「家法伺候」時,才真的讓人搖頭歎息。不過,西碧.柯綺莉最後走在街頭的孤單背影,卻也是《當妳離開的時候》最強力的論述,她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沒有後悔,更不會放棄,當然,也再回不了頭了。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