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8242.jpg   

文/洪光遠  

兩對背景歧異,然婚姻關係看來幸福和諧、而實則均有痼疾沈痾的夫妻,藉由其中一位貌似平庸、愚蠢的「村婦」卡雅忍不住表現出自己的感受與慾望後,扯破了所有人的假面,攪亂了表面和諧的關係,然而也因此得到面對問題的機會,從中調解出相互尊重、彼此包容的相處模式,真正得以邁往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_MG_9220.jpg  

片頭即由卡雅興奮地期待即將到來的新鄰居、而先生艾瑞克與兒子提奧在旁一副事不關己的表現,隱約已看出這家劃分了「男女兩國」的分裂局勢。當依麗莎白(麗莎)與西格弗帶著領養的非裔兒子諾亞來到時,優雅的舉止、不凡的談吐與新穎的話題,更是讓卡雅耳目一新,又羨又喜。這種城鄉的相對差距,也讓麗莎更自覺優越而不屑與之為伍,甚至於有等著看好戲的旁觀心態(從她參加當地唱詩班而拱著卡雅獨唱即可知)。很快地,兩個生活型態互異的家庭,在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下,基於社交禮儀,不得不相互邀宴,玩起「真心話」與「默契大考驗」等社交聚會的遊戲。就在卡雅不懂得「遊戲」規則、「認真」地投入活動過程中,終於爆發了積壓已久的不滿情緒,而形成了尷尬的場面;更糟的是,西格弗在安慰卡雅時,兩人意外地出了軌。這樁意外,雖衝擊著兩對夫妻搖搖欲墜的婚姻,卻也開啟了重新檢視彼此情感、正視婚姻關係的機會。

_MG_8068.jpg   

其實這兩對婚姻都建構在「非對等」的關係上:艾瑞克表面上為「同情」卡雅、實為掩飾其同性戀傾向而與她結褵,且因自認有恩於她,而常與兒子聯手「整惑」卡雅的愚魯、良善,並不定期地視「需要」而外出「狩獵」多日;卡雅一方面感恩先生娶她的恩澤,一方面又因丈夫對她沒「性」趣而自卑、自怨。麗莎為逃離自己外遇的創傷、而暫時避居鄉間,卻未敞開胸懷、仍拒絕西格弗的撫慰在浴室DIY、被西格弗撞見卻仍顯示出一副不屑神情;西格弗則一味委屈求全、寵溺愛妻,容她持續囂張其氣焰。這兩對男女強弱恰巧易勢的夫妻,各自以慣有的互動方式,維持著表面的和諧關係。然因卡雅的率真,亂了兩對夫妻的陣腳,卻也讓彼此得以脫出習慣的模式---強勢者體會到自己有多依賴對方嬌寵的情感、且發現了對方一直被他/她視作理所當然的優點;弱勢者則在與他人互動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與情緒支持,重新體認了自己「獨特」的價值、而找回自信。當然,這其間的關鍵,還在於兩對夫婦間彼此難以割捨的感情。有了它作為基礎,再加上包容的心理與相互尊重、對等的關係,方得以經營出真正幸福的婚姻。

_MG_8335.jpg  

片中還以兩位兒童的互動情形,側寫出像這種人際關係中常有的偏見與歧視的成因:大眾傳播媒介的影響與生活中的挫折經驗。當提奧藉由書籍與電視上的報導,灌輸諾亞是奴隸的觀念後,兩人即一直玩著「主---奴」的遊戲、且習慣、內化了彼此的角色。然而更令人觸目怵心的是:當提奧驚覺父母關係生變、開始轉而昇高對諾亞的暴力凌虐程度時,諾亞卻仍舊逆來順受----一如兩對夫妻間習於原有的互動模式。雖說編導只藉麗莎怒將提奧的臉壓進食盤中、而諾亞爆笑的場景,顯示似已粉碎了兩童間的不對等關係、而稍嫌輕易,不過也不難看出:不管表面上再怎麼波浪不驚,不對等關係總會給弱者留下傷痕;而且這種大家習以為常的病態互動模式,只有靠外力的介入,才得以打破、重整。就像這兩對夫妻的婚姻一樣:情不自禁的出軌,反讓雙方得以嘗試著用不同以往的方式來彼此互動,從而得到成長與改變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