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地下情》-  一世的寄掛  

文◎作家影評人 吳孟樵

Berlin36_069_021.jpg

政治的魔爪無處不在,能如跳高一般,一躍,躍出自由?

    1936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的前一年、是第11屆世界奧運比賽在德國柏林舉行。

    德國猶太女孩葛瑞朵因血統關係,即使是天賦運動才能,不得受訓參賽,為此,她遠走英國,以跳高項目為英國稱冠。卻也在1936年奧運比賽前,被逼迫回國,只因為德國受到美國的施壓:「必須有猶太人參賽」。

    德國敷衍美國的強烈建議,表面上召集葛瑞朵受訓,卻處處排擠她,連欣賞她的教練也丟了職位。

Berlin36_067_009.jpg

    瑪莉是另個被壓迫的選手:自出生起被兇悍強勢的媽媽強制作為一名女性、被政府軟硬兼施徵召參賽。與環境優渥、受過良好教育的葛瑞朵相較,瑪莉的優勢是血統正確、體力好。他倆被分派於同一寢室,分享瑪莉喜歡的一本書。也因彼此的良善,隨著跳高的標竿高度,他倆的友誼與默契,遠高於物體形式,標高運動精神。

    瑪莉不與其他選手共同淋浴,而是獨自躲在浴室洗澡、刮鬍子除腳毛。因為一場惡整葛瑞朵的關燈鎖門事件,葛瑞朵敲門開門,原本側身抬腿除腳毛的瑪莉選擇轉身『面對』葛瑞朵,男性的身分昭然若揭。葛瑞朵氣憤不平後,由腦袋與善心明辨,他倆有心突破萬惡局勢。

b1.jpg

  整部片的節奏氣氛演員,都緊扣人心呀卡洛琳荷芙絲在香水》是最具香水標的的女孩、此回是優雅的運動選手;烏曾道斯基有股神秘狂野又具慧心的氣質。片尾收錄當年葛瑞朵與瑪莉的跳高畫面(演員的相貌氣質還真接近)2009年訪問時齡九十幾歲的葛瑞朵。她全家幸運地遠避國外,在美國又創下跳高紀錄,但1936年的事件,常縈迴在她夢裡,夢境中她仍陷在當時緊張壓迫的氣氛裡

    瑪莉正裸面對葛瑞朵一如德國不斷地揭開納粹時期的殘傷面對需要的是大勇氣關於希特勒及納粹主義的惡性,德國於戰敗後,不斷地尋找、紀錄…背負永世的罪名,不斷地懺悔。

   導演將他倆剪刀式跳高法的心魂相融的那一幕,突出了:精神高於一切的價值。

    相遇1936,終生不再有緣相見…

    是一世的寄掛!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