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with Directors拷貝.jpg

Q:這是浪漫求愛故事嗎?

多明尼克阿寶 ( 飾:多姆 ):我們在電影中營造一種愛情的距離感,這份距離就像是濾鏡,我們透過濾鏡看待這個世界,並從中創造一種普遍性,讓人人皆可感同身受。

布魯諾羅米 ( 飾:眼鏡男 ):這是一齣關於在廉價旅館輪夜班的王子,和穿粉色運動衣打赤腳公主的浪漫故事。公主送王子的偉士牌機車化身他們的白馬;精神病院是兩人的甜蜜城堡。

費歐娜戈登 ( 飾:赤腳仙女 ):電影娓娓道出一段浪漫的情緣,只要願意去爭取、去做夢,平淡之中也能點燃並找到幸福微光。當然少了可恨的阻礙和意外,就無法成就一段完整的幸福。這是一部兩人愛情碰撞的故事。我們三人不再是孩子,風格也堅持風趣帶勁,在這個處處充滿驚奇的世界,我們嘗試著從中提煉純真感和希望。

gordon-abel-romy.jpg

Q:《雲端求愛記》角色似乎大多是身理或心理有某種障礙,但你們總能巧妙的處理,讓觀眾不隨意嘲笑角色,而是隨著他們哈哈大笑。
費歐娜:我的角色是未進化完成的仙女,她擁有神奇力量。正是她的不正常讓她逗趣又深具感染力,她幾乎扮演著丑角的角色。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有殘缺,只是有些人特別突出。我想我們都是未進化完全的人類。

多明尼克:身處於這個必須完美、漂亮俊帥、事業有成才能出頭的世界,那些刻意扮醜裝笨的丑角,反而在歌頌著不完美的真諦,IQ高低似乎很難下定論,也許傻人有傻福吧。

FEE_5687.jpg 

Q:滑稽劇是用人體的所有部位去詮釋的一種喜劇。你們在戲中總會在身體部位做文章,諸如多姆的大肚腩裝扮、布魯諾的深度近視和多姆常有的裸露戲份,似乎都有其涵意?

多明尼克:電影裡總有裸女,裸男反而比較少見。我的生殖器在過往的演出中都是我的揶揄的對象,有何不可嗎?不是每個男人都有的東西嗎?恰如其分的裸露就猶如喜劇的調味料,因為裸露狀態下的你是不自在而且是脆弱的。

費歐娜:穿衣和寬衣解帶對我來說好有趣,在人前換裝是一件既害羞又親密的事情。對於丑角來說,生活周遭滿是笑料,有別於法國導演賈克大地,他的笑料是精心規劃並寫成劇本的;我們的笑料俯拾皆是,並在即興演出中隨意發揮。所以我們熱愛使用道具,像是高度數的眼鏡和多姆的假肚子。小嬰兒也是不錯的笑料來源,因為嬰兒的脆弱適合拿來製造喜劇性災難。

布魯諾:人們常稱我們的作品像是滑稽劇中的詩作,我喜歡這樣的說法。滑稽劇是用影像、色彩、音效、場景和肢體逗人發笑。從過去經驗中我體會到肢體喜劇是需要技巧、節奏和精準度的相互配合,有點像是循著某種規則走。相較之下,詩作更為親密、深沉、個人色彩濃。我們努力讓詩作和歡笑相輔相成。

FEE_26.jpg

Q:你們擅長使用定焦段落鏡頭和長鏡頭拍攝,在片中常出現的奔跑畫面,你們是如何應用此手法?

費歐娜:片中最動態的畫面弔詭的也是最靜止的,可以說是動態的定焦畫面。例如片中有段追逐畫面,實際上我們是在小推車上假裝奔跑,而攝影機架在固定位置,那樣我們的動作能被完整捕捉。靜止的狀態除了賞心悅目,也給了我們更多空間發揮天真搞笑的演戲方式。

多明尼克:是的,我們愛上了這種定焦手法,一來觀眾更能進入角色的心境,二來演員更能掌握場景的節奏。

布魯諾:電影最後的追逐畫面,大概拍攝了不下一百種角度,還包括繁複的後製程序,最終我們還是選擇了長鏡頭手法。

THE FAIRY.jpg

Q:你們的特效實在高明,請問《雲端求愛記》有些什麼特殊效果嗎?

多明尼克:實際上並沒什麼原創性的技巧,只是將過去的手法改造運用在今日而已。

布魯諾:投影技術、重曝、尼龍線、水平階梯、煙霧製造機和幾桶水等等,我們喜歡自己動手實作,因為手做的不完美再加上可預測的數位特效技術,加以完工後製。重點是觀眾們都喜歡這樣的呈現,相信著不可置信的影像。

FEE_9085.jpg

Q: 《雲端求愛記》是一部困境重重的戀愛冒險,片中角色不斷問自己「我該如何讓我的願望成真呢」?你們是否也曾在拍攝過程中自問?

多明尼克:其實我也問過自己要如何不讓願望實現。
我們的仙女是個不完美的仙女,她的能力還是有限,小小翅膀上要裝載的期望很高很多。現實生活中,幫助他人是危險的,很可能越幫越忙。

FEE_01.jpg

Q: 《雲端求愛記》的主要場景在法國勒阿弗港灣是很多電影的取景地,請談談這個地點的電影魅力。

多明尼克:勒阿弗港是諾曼第的第一大城,費歐娜和我都超喜歡勒阿弗港灣,20年來我們巡迴表演都會經過此地。那是一座非常獨特的城市,有著強烈美學風格,重點是那裡褪色的建築外觀和歷史的痕跡非常引人入勝,就像座巨大的模型城市,散發活力與魅力的活躍城市。

費歐娜:那是個充滿無限魅力的所在。設計精美的房舍整齊地排列在街道上,以及我愛的港區。特別是電影拍攝需要一個大型的平台屋頂、汽油精鍊廠和玩味十足的舞台裝置讓我們東奔西跑,勒阿弗港所有條件都備齊了。

布魯諾:我家離勒阿弗港只有100公里的距離,但正式拍攝前我還不熟悉那塊地方。經過三個月的籌備和三個月的拍攝,我逐漸熟悉那裡。市中心讓人聯想到東柏林,又像法國最美的城市貝爾維爾。同時也是攝影愛好者的天堂,拍起來簡直跟明信片沒兩樣,上相的工業港口配上最美的自然光。最棒的是這城市有著自成一格的律法,例如在酒吧內是可以吸菸的,在外面抽菸還會被嫌奇怪。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