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藍祖蔚 轉錄自 藍色電影夢

Emile Vallee 2

 (小提醒:本文後段有劇情結局內容,請還沒看過電影的朋友斟酌閱讀喔!)

在平安夜看到《花神咖啡館》,似乎感受到聖誕老人在天空騎著雪橇馬車行過的叮噹聲,那是他獻給影迷的一份深情禮物。

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ée)執導的《花神咖啡館(Café de Flore)》 是一部先讓人困惑,最後卻為之驚豔的佳作。

困惑在於電影的平行剪接手法。兩個時空(一個法國巴黎,一個加拿大蒙特;一個是1969年,一個在2011年),兩位男女(一位是單親媽媽賈桂琳(由Vanessa Paradis飾演);一位是名叫安端的音樂DJ(由Kevin Parent飾演),他們各不相甘,互無連結,卻因各有執念,各在苦海浮沈,《花神咖啡館》就這樣時而1969,時而2011;時而安端,時而賈桂琳,跳動的時空,沒有交集的人物,自是讓人看得一頭霧水。

能把兩平行線掇弄成一條直線,需要巧手,也需要才情,導演尚馬克.瓦利先用問號吸注大家的注意力,既而再以匪夷所思的連結,給了觀眾美麗的驚歎號。他用的三大功具,分別是音樂、演員和輪迴。

Vanessa Paradis; Marin Gerrier; Alice Dubois 1

尚馬克.瓦利拍過不少MV,音樂感性非常敏銳,電影中的音樂安排一方要呼應角色工作身份(例如安端是DJ,就得給他諸如The_Cure或者Pink_Floyd等搖滾樂團,動能強大的電音),一方面則是角色心情的素描(例如單親媽媽賈桂琳得在混亂的生活中找到秩序,女歌手Sigur_RosSophie_Hunger的歌曲,就很貼切說出了細膩女人心)有了音樂建構底色之後,Dinah Washington所演唱的「What Difference A Day Makes」就有了畫龍點睛之妙,一切就如歌詞說的:「It's heaven when you find romance on your menu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And the difference is you./你若在菜單上找到了愛情,那就是天堂。這一天有何不同,不同就在於因為有你。」因為愛情,因為你所在意的人,所以人生色彩就全然不同了,這是多癡情的人生筆法。

確然,癡情就是《花神咖啡館》的主軸。癡情固然絕美,卻也必定伴隨傷痛。美,在於無盡的付出,傷痛則在於事不如人願,或者終將失去。

Vanessa Paradis 3

電影的癡情之一在於Vanessa Paradis的母愛,她生下了一位唐氏症孩子,無法承受這個殘酷事實的男人落跑了,她拚盡全力要把孩子帶大和帶好,她們母子相依為命的生命細節(例如她會用最溫柔的手段,含笑威脅欺侮兒子的同學,教會孩子用粗魯的髒話,保護自己,再以自己虛張聲勢的管教手勢,給兒子溫暖與鼓勵),既真實又動人,絲毫不見表演痕跡(她若非與唐寶寶有絕佳默契,如何天成互動?)。

更不容易的是Vanessa Paradis的眼神明明訴說著單親撐持的疲累,卻另外有著「不信做不到」的堅決,那是母愛燃燒才有的毅力,以前我所知道的Vanessa Paradis是位歌手,是Johnny Depp的女朋友,但在《花神咖啡館》中,她已進化成為人生滋味盡在眼神與肢體中的精彩演員了。

 

癡情之二在於Kevin Parent追求的靈魂伴侶。他原本娶了青梅竹馬卡蘿(由Hélène Florent飾演),生下了兩位漂亮女兒,但卻在一次宴會上被年輕貌美的蘿絲(由Evelyne Brochu飾演)給電到了,於是他捨棄了卡蘿,因為蘿絲不僅帶給他肉體歡愉,也帶給靈魂的飽滿,如果他只愛過這一回,這份單純的愛情理應美麗且受人祝福,偏偏這是安端第二回合的愛情,他笑了,滿足了,但是卻給家人帶來無盡的折磨,舊情難捨的卡蘿開始會夢遊,會嘶喊,在她眼前浮動的都是當年讓她墜入情網的那個青春男兒身影,終日以淚洗面的她走不出愛情牢籠。

 

p1622720284

帥氣有型的Kevin Parent,詮適起積極追求新歡,卻又不想重創舊愛的情人,同時還得兼顧兩位青春期女兒的言語與行動抗爭,薄情卻不苛薄,偶有尷尬卻不讓人嫌憎,守住了自我追尋的最後底線;反而是Hélène Florent難度最高,她不想做哭哭啼啼的棄婦,卻也壓不住內心澎湃,她的情傷,正好跟唐寶寶母親的賈桂琳形成了超越時空的二重奏。

 

癡情比一般的愛情更脆弱,因為癡,所以更容不下雜質,更無從抵抗異物的入侵。賈桂琳每回送孩子去上課,她一定會在轉角的窗口前,再依據母子相約的承諾密碼再次揮手,她享受這種遊戲,只是幸福不長久,孩子七歲那年遇上了同為唐寶寶的小女娃,一切就此起了變化,小鸳鴦想要朝夕相處,大人卻嫌這段情來得太早,硬要拆散,心碎的賈桂琳找不到打開心結的門窗,電影劇情走到這個交會點時,兩段各有所喜,亦有所失的人生才有了共同交集。因為卡蘿找上了靈媒,看到了前世,才恍然前世未解的結,今生要還,否則還會繼續輪迴下去。 

Kevin Parent; Evelyne Brochu 3

單純做為人生情愛的浮雕,《花神咖啡館》的兩段情已夠讓人傷懷,在交集尚未出現前,觀眾一定會問:這兩段故事如何串出關連?從好奇到等待,兩段時空的剪接頻率越來越密,傷情濃度越來越高,觀眾的忐忑指數也步步爬增,把謎底交給輪迴,其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如此,電影未必會失卻韻味,因為光是「緊捉不放的愛,傷人傷己,捨得放手,才得超越」的主題,即已夠讓人低迴思索了,如此安排,多了命理玄機,靈媒開示的方露,更超越了凡夫俗子能夠接受的規格,因而紅塵震動的尾勁就稍弱了些,但是導演尚馬克.瓦利既然做出如此安排,他的宗教信仰反而是另外一個有趣的議題了。

 

人間愛情,歷來已不知多少註解,再拍愛情題材,新意何在?勢都是創作者必然思考的議題,《花神咖啡館》以音樂打造了骨架氛圍,再透過演員讓人動心的演技,添潤了戲劇骨肉(請容我再次讚美的Vanessa Paradis超越偶像框架的精彩表演),再以「緊握」與「放手」的愛情主題來提點靈魂,導演尚馬克.瓦利的每一招刀法,都有可觀,確實不凡(看完全片時,請再回味片頭安端走過機場長廊時,誰與他擦肩而過,導演又給了多長的篇幅,讓安端一路走遠的模糊人影,你必定有拍案叫好的暢快)。

 

 

 

創作者介紹

聯影電影:12.13 給莫妮卡的華爾滋 12.24人約巴黎

cinepl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